CC Gallery【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】Art News Open Call artist

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

CC Gallery:【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】Art N

李怡萱YI HSUAN LEE

CC Gallery:【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】Art N

谢宗玲HSIEH TSUNG LIN

CC Gallery:【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】Art N

李迪权LEE TEKKHEAN

CC Gallery:【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】Art N
    展期

    日期:2017-07-19 ~ 2017-08-26

    地点

    学勤路398号

    参展艺术家

    谢宗玲HSIEH TSUNG LIN、李怡萱YI HSUAN LEE、李迪权LEE TEKKHEAN

    CC Gallery:【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】Art NCC Gallery

    台湾,新北市

      艺术新闻 艺术家徵件联展

      Art News Open Call artist joint exhibition

      展出时间 | Time to Exhibit 2017. 7.19 - 8.26

      开幕时间 | Opening 2017.07.303-5 pm

      展出艺术家 | Artists谢宗玲HSIEH TSUNG LIN、李怡萱YI HSUAN LEE、李迪权LEE TEKKHEAN
      CC Gallery 在去年度开放了「第一届的艺术家徵件Open Call」,吸引的许多国内外优秀的新锐艺术家前来参加。为了促使台湾的当代艺术能有新的气象,在众多的徵件中我们挑选出了艺术家谢宗玲、李怡萱以及来自马来西亚的李迪权。

      在本次的「新闻拼图艺术家联展」中艺术家透过不同媒材,将自己客观、感官转化创作之中,有趣的是艺术家不约而同的在为世界提出不同的看法。在谢宗玲的「画石」系列,巧妙的透过视觉与经验的认知,讨论遗迹、轨迹、生命与空间与人共存的关係;李怡萱将自己对于土地连结的情感,城市变迁所带来内心期盼的些许感受,诉说着环境与人之间的关係转化于绘画之中;李迪权诗意的将文字转化于视觉之中,图像的捕捉与乡土间的回忆,描述近乡情怯的温柔感动。 期待您一起来看看新世代的创作者,不同细腻的思维与感受。
      文字by【谢宗玲】 HSIEH TSUNG LIN

      画石的谐音化石,化石是记录者过去存在与时间变化里的生命痕迹。也许画石是一种创造出看似具有生命图像的动作。所以画石及化石也代表着虚与实,象徵着创造生命及生命遗迹。这些透过画石所创造出的生命图像,可以从身边熟知的家宠到野生的大型动物,他们与人共存及分享这个世界空间,而存在及扮演的角色,从自由到受限及被伤害等等,他们总是静静等待着、顺从着,无声无力的反抗种种的变化。透过素描的方式,描绘即可画出隐藏于石中,展露出样貌的他们, 每一颗化石中,静待着动物,而他们在期盼或等待着什幺?

      文字by【李怡萱】YI HSUAN LEE

      用艺术连结土地,将所认识的表象世界透过自我认知后,运用创作的方式展现出内心的世界,而这样的过程需要艺术家的主观角度来建立,并非是世界的複製重现。除了透过自我认知与诠释,进而述说表象世界所产生的艺术语彙,同时也包含个人的角度与情感记忆的投射。

      当内在情感与外在表象互相交织下的结果图像化时,便成为此创作的主要诠释方向。当下的生活体悟,以及长期关注环境的议题,加入本身对土地的情感语彙,透过作品连结自我与社会的关係,藉由创作来媒介时代的变化,也成为时代的见证者。时代与时间不停的改变,观察与记录其土地上的纹理样貌与人性足迹,已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,作品的符号与其说是对土地的忠实记录与抽象概念,不如说是世代之间的互相震荡情感沟通与共鸣,一部分系列作品是召唤出人与土地的连结,另一部分则是关于故乡、家、永续等命题。在都市的人们,无从避免发展与巨变的都市人,我们既是参与者也是承受者,也许可以从作品中发现变革契机的新场域。
      文字by【李迪权】LEE TEKKHEAN

      又梦到那熟悉的场景。

      早晨,阳光透过晨雾穿越朝东窗户,贯入瀰漫睡意的客厅。

      横条装的窗栏与阳光相映,如同斑马纹的影子紧紧贴着水泥地板一直延伸到墙角。

      同样的梦,反反复复地出现。

      台北?新加坡?还是那已不复存在的老家客厅?

      睁开眼瞬间,霎时无法确认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。

      直到窗外传来施工噪音,才踏踏实实地把我从梦中拉回真实世界。尤其老家被夷为平地之后,梦的出现更为频繁。

      或许说我以某种继续的状态被包含在这个梦里,我会永远住在里面,直到逝去我的身体和记忆为止。

      老家门前有一棵红毛荔枝树(释迦树),总有几只贪吃的小麻雀虎视眈眈树上将要成熟的果实。有阵子,我非常讨厌它们,睡神依然与我共眠之时,这些小家伙们已开始进行它们的同乐会。它们话多又啰嗦,又善于呼朋唤友,一只抵得上万把踩下破音的电吉他。一直到果树被茉莉花取代之后,我再也没能和它们见过一面。

      来不及说再见的还有广西村那棵巨大橡胶树,他有个可爱的名字「树胶叔叔」。

      作为经济作物,橡胶树必须以直立的姿势成长,整齐如卫兵排列在垦殖地上等待检阅,此举为了方便收割与半成品之运输。

      树胶叔叔算是当中异类,恣意衍生是它特权。

      长得不高,树干呈横向发展,巨大无比的支架足以支撑5,6个小孩在树上撒野。

      橡树后方的茅草丛里藏着一棵野生水翁(莲雾),桌球般大小的果实,渲染着淡淡红色,口感清脆酸涩。

      随手摘上一袋往树上躜,翘起二郎腿平躺于树干上啃食,讨论着谁家的豹虎比较兇悍,那棵橡树果实[1]战无不胜。

      橡胶叔叔现址已成为高速公路不可分割一部份,我再也找不到那条以橡树为入口标识的小溪。或许小溪也被收编在经济发展的大家族底下,与大树共枕共眠。

      故乡的人事物随着岁月逐渐凋零,曾经历历在目也得卸下鲜艳锐利色彩,无可奈何地拱手相让给模糊与泛黄。我仿佛失去大部分情感依靠和记忆连结的桥梁,这种感觉随着熟悉影像的消失而越来越强烈。 已经消失的景象,埋藏在深不见底的脑袋中,常在彻夜难眠的夜裏敲击我的脑袋。记忆中的画面,透过故乡的窗花,重新建构那些遭思暮想的场景。 木板所呈现肌理,是我想要的,他让我想起乡野间的美好和气味。 说起来矫情,但我确确实实地从版印的过程得到慰问。
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