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斯达法阿里:5独立委会监督 反贪会非执政党工具

大马反贪会调查主任拿督慕斯达法阿里表示,该委员会在2008年大选期间,提控15名涉及政治贪污的政治人物,当中13名来自国阵,2名则来自民联阵营。

他说,这足以证明该委员会的独立性,打破公众认为该会是“执政党的工具”之偏见。

公众应改变偏见

他说,反贪会于2008年大选期间共调查23名政治人物,之后将15人控上反贪污法庭,目前相信所有案件都已经完结或是进入最后阶段。

他认为,公众应该改变对反贪会的偏见,不应认为反贪会是由执政党所操纵的机构。

“香港廉政公署拥有3个独立小组,大马反贪会则有5个独立委员会负责监督,他们都不是来自政府机构,而是代表社会大众的独立人士,亦不是受薪于反贪会。”

慕斯达法阿里今日出席“大马反贪会与外国投资商交流会”在致词时,如是表示。

人口结构不同 马新反贪成绩不能比较

在现场回答出席者的提问时,针对大马要如何与邻国新加坡的反贪成绩作比较,慕斯达法阿里表示,基于马新两国人口结构的不同,国与国之间直接相提并论,有欠公平。

他表示,新加坡人口为400万,香港则是600万,反观我国拥有2800万人口,反贪会在执行任务时,会面临更严峻的挑战。

人民价值观关键

“新加坡是个花园城市,若以我国的巴生谷城市地区来比较,会比较公平一些。”

慕斯达法阿里强调,一个国家的贪污程度,其社会文化与人民的价值观极为关键,他以芬兰、丹麦与纽西兰为例,有关国家并没有贪污的风气,甚至连反贪会都没有。

他也说,公众在使用网络媒体时,应谨慎发言,因为发表不正确的言论,将会影响反贪会在调查案件的进度与判断。

“有些人会问,反贪会大多数只捉‘小鱼’,‘大鱼’都不常捉,我强调,我们的目标是打击贪污,不计种族肤色,只要是涉及贪污的‘鱼’,我们都不会放过!”

他表示,我国民众也应该厘清各个机构的职责,切勿将所有案件都算在反贪会的账上,进而误认为是失责。

他举例,去年的《全国总审计司报告》揭发警队遗失44把枪械,以及关税局销毁总值60万令吉的靴子,这些案件都必须经由相关部门调查后,发现涉嫌贪污才交由反贪会采取行动,而非直接由反贪会介入调查。

出席嘉宾还包括反贪会国家关键成效领域(NKRA)反贪组主任拿督希山诺丁、柔州经济策划组副主任巴鲁希山、柔州反贪会主席西米,以及柔州投资与推广部经理阿查米玛。

破案率达国际水平 贪污案提控非易事

反贪会国家关键成效领域(NKRA)反贪组主任拿督希山诺丁指出,马来西亚反贪会持有85%的破案率,已达至国际水平的要求,打击贪污的成绩堪称斐然。

他表示,贪污案有别于一般刑事案,反贪会要提控一个涉及贪污者并非易事,如何证明该笔金钱乃贿赂金,必须采取多个角度深入调查。

时间越久越难成功

他指出,根据反贪会的经验,在一年之内完结的贪污案,成功率是75%,换言之案子拖得越久,成功率则越低。

他透露,反贪会会以设定一些高风险犯罪区与职业,例如机场、关卡与港口,都是反贪会锁定的目标。

“反贪会的工作不限于调查公共领域,也包括私人企业,因此私人企业亦需负起打击贪污的责任,设立方针,预防贪污比打击贪污更有效。”

希山诺丁今天在“大马反贪会与外国投资商交流会”上如是表示。

举报人身分获保密 提告报复举报者

希山诺丁补充,反贪会拥有76条法令保护举报人,所有举报人的身分将获保密。

“本地人会因妒忌与个人偏见而向反贪会举报某人涉嫌贪污,例如看见对方买了新车或者娶了第二个太太,我在此提醒公众,因个人恩怨而举报他人,是会被反贪会提告的。”

询及低薪公务员越容易贪污?希山诺丁表示,薪水的多寡并非涉及贪污的关键,他举例,一个领取高薪的公司总裁亦有涉及贪污的可能,而且涉及金额不会是小数目。

希山诺丁表示,我国反贪会在去年举行了国际反贪交流会,逾百名来自世界各国的反贪会官员,前来我国交流取经,我国反贪会也提供教育与培训课程,由此证明,我们打击贪污的成绩已获得国际认可。
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